我在哪里失去了你

又是一年的八月十六。

晚饭后,我一个人坐到了学校操场观礼台的最高层。低头看一会操场上生龙活虎锻炼的人群,抬头盯一会学校高大凸兀的科技楼和主办公楼,还有今晚的主角——月亮,看着它慢慢地从柳梢升到科技楼的顶端,我也陷入了对自己的追问。

十年前,二十三岁的我,不满于自己本科就读的学校,刻苦准备一年,成功考取了我所学专业最强的北京某高校硕士生。那是我第一次来到北京,第一次踏进一所闻名全国的高校大门。被胜利冲昏头脑的我果断地与大学时的女友提出了分手,而且是用一封Email说明的。

进入研究生阶段后,我完全被北京这座城市吞噬了,我习惯了这里的瞬息万变,也习惯了这里的躁动浮华,接受了这里的高贵奢华,也接受了这里的卑微低贱。于是,我下定决心要把根扎在这个高速运转且处处充满机遇的都市。所以,除了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帮导师干杂活,看专业书籍,我还抽时间去外面做兼职、做实习,每天都在京城的角落里穿梭。

忙碌的生活挤掉了所有的闲暇时间,每逢同学朋友打电话邀请聚会,我总是因事无法参加,给父母的电话也越来越稀疏,寒暑假都很少回去,即使回去也只待几天。对于这一切,我以“忙”为理由,我在这种自造的“忙”里不亦乐乎,执著地认为这样努力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而老天也似乎很眷顾我,如此忙碌的生活也没有让我在专业上有失误,反而被老师认为是“可塑之才”,建议我考博,说这样留在北京的机会更大。于是,我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老师们的好意。又经过一年拼搏,我以遥遥领先的成绩拜入名门。

那时的我,已经二十六岁,终身大事不可避免地被提上了日程,而我却好像已经习惯了单身生活,不知道该怎样跟女孩相处了,几次相亲都没有结果。

博二那年,终于又有一个女孩闯进我的生活。我们很聊得来,在一起的每一天也都很快乐。当我将这个事情向导师和几位师兄“禀报”时,他们却劝我放弃,原因是这个女孩才研一,以后不稳定的因素太多,况且不跟我学一个专业,对我今后的事业没什么帮助。他们还打包票说以后帮我找一个本专业的女博士,让我不要操之过急。一心想在北京立稳脚跟的我,不能不考虑他们的建议,而且看着他们依这个标准建立的家庭确实挺好,于是我就那样狠心结束了和她的交往,这次是用了QQ聊天的方式。

博三那年,在导师的帮助下,我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现在这所高校当老师,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个还算有身份的北京人。

两年后,我以我的狡猾和聪明顺利晋升为副教授,师兄们也兑现了当年的承诺,帮我介绍了一个本专业的女博士,我们很快就结了婚,并且买了车子、房子。

现在,三十三岁的我,在别人眼里是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的春风得意之人。我得到了想要的北京户口,我成为了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我在这寸土寸金之地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车子和妻子。

这一切,都曾经是我的梦想,是我苦苦追求的东西。

而今,当他们都在我手上时,我才发现,这其实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因为在这些东西的环绕下我竟没有感到应有的踏实和安心。

我不知道自己丢了什么,也不知道在哪里丢失的。只知道现在翻遍手机的通讯录也找不出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当年的哥们早就被我疏远,现在偶尔见面也都只剩客气地打招呼;

远在家乡的父母虽还算健康,但每年只回去待几天的儿子在他们眼里早已像个陌生人;

家里那个她,固然是我工作上的好帮手,但我们之间却更像是普通的合作者,彼此从没有促膝而谈过心灵深处的东西。

她当时嫁我是因为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再不嫁就成剩女了,我当时娶她是因为得知当年那个女孩被我狠心抛弃后,又苦苦等了一年,终于在看不到任何回转的希望后另找了别人。

日本电影《再见,总有一天》里的东垣内丰曾说:“我想要所有的飞机都绕着我飞。”二十五年后,他实现了这个梦想,成功地坐上了航空公司副社长的交椅。但当他意识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杳子给他的爱情时,他选择了放弃一切去找她。而现实中的我,又该到哪里去找寻失去的一切?


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章

唯美玻璃门

2019-10-20 8:59:59

文章

毕业前一定要做的事

2019-10-22 11:39:3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nb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