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理卫生是门政治课-性教育的战争

文/孔繁 中国政法大学 大四

从古至今,在全世界范围内,为儿童讲授生殖知识都是个,“很猛”的话题。

北京第一本小学性教育教科书引发“热烈”争论。一些家长抗议某些内容太猛,不过孩子们从电视、音乐视频和互联网上得到了更多的性教育,他们从真人秀节目、说唱歌曲、色情网站那里学到的性知识要远远多于从父母和老师那里学到的。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在美国,儿科医生呼吁家长们加强并帮助孩子们成为对性行为负责的人。儿科学会也呼叮减少电视节目中的黄色内容,甚至提出严禁在晚上10点以前播放伟哥广告。家长们希望,最好不用向孩子们解释为什么满头银发的老头在服用了伟哥后变得满面春风。

很多妈妈和爸爸羞于跟自己的孩子谈论性的话题。一项调查表明,学校无法为孩子提供适当的性教育,五分之四的教师声称他们不认为自己曾具备足够的培训和信心来对学生开启性教育这个敏感的话题:一半的教师承认这个问题“难以讨论”。

古今中外,儿童性教育都是一个难题。

生殖的秘密

当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农场,女人们不是怀孕就是在生孩子的时代,小孩子可以自己看到动物们如何交配,生育、喃乳自己的幼患。对孩子的性教育不用父母和社会来承担。解读性的书已经存在几百年了。但是给孩子们解释生殖问题的历史并不长。一个原因在于,有关生殖的知识相对来说很新。

人们常说“生殖的秘密”,实际上生命的缘起确实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不为人知。

从古代到文艺复兴时期,解剖学家都相信人类来自种子。大约在公元前5世纪,希波克拉底认为怀孕需要两个种子,分别来自男人和女人。一个世纪之后,亚里士多德说,对人类来说只需要一个种子,来自男人的种子与女人的经血在女人的子宫里交融之后就怀孕了。

第一个认为人类来自蛋的人是英国解剖学家威廉哈维,他是血液循环的发现者。哈维热切希望能解开生育的秘密。“一个男人,之前是个男孩,”哈维在发表于1651年的《关于动物生殖的论文》中写道,“在是一个男孩之前,他是一个胎儿,再之前是个胚胎,”到此为止一切都还不错,但是接下来哈维说,“在母亲的子宫里,在他是胚胎之前是什么,三个气泡,原始得不能溶解的疙瘩,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哈维认为是蛋,他解释说,“蛋是一切动物的起源”。显微镜的发明者列文虎克却认为,微生物才是一切动物的起源,“人来自男性种子里的一种微生物。”

有关生殖的“科学争论”持续了很久,什么都没解决。最后,对孩子提出的“我从哪里来”这样的问题,维多利亚时代的人发明了一个万能答案他们声称孩子都是鹤鸟送来的。

给孩子们进行性教育的观念在20世纪初开始繁荣。启蒙运动鼓吹者认为,孩子是纯洁的,需要保护他们远离成人的危险世界。由于在儿童和成人之间划出了明确的界限,有些人就非常担心当孩子们长大之后,越过这条线之后会惊慌失措。他们开始撰写帮助儿童认识成人世界的文章,1870年到1920年被认为是儿童文学的黄金时代,这段时期给儿童讲生殖问题的书也非常多。

真正意义上的性教育开始于1910年左右,到了1922年,美国一半以上的公共学校里都开设了生理卫生课程。孩子们接受的第一本性教育的书是就这类教材。这些教材解析人体构造时非常精准,对性的危险和道德感表现得很关心,但是说到孩子们来自何处,就有点性丑呢了。

政治战场

在20世纪60年代,性教育成了政治战场。1964年美国性信息和性教育委员会的成立是一个重要标志,他们拒绝将传统性教育中颂扬贞洁与婚姻的部分加入学校课程,并促进了避孕和同性恋问题的讨论,激起了保守团体的强烈反对。1968年,天主教十字军为此专门出版了一本名为《学校是教授性知识的合适地方吗,》的小册子,质疑该委员会把持下的学校性教育。

即使到了20世纪末,在美国的性教育中还有很多是不能说的禁区。1994年,在一个艾滋病论坛,有人问卫生局长Joycelyn Elders是否可以跟孩子们谈手淫。局长说“我认为这是人类性行为的一部分,也许应该说给孩子听,但是我们甚至连最基本的都没告诉孩子们。”Elders因为这些话而被迫辞职。

在英国,政府宣布了让性教育成为5-11岁的小学生的必修课的计划,与宗教组织和更安全性交倡议者分开以区别。在这个计划之下,所有的中学都将教授青少年关于避孕,更安全性交的知识,但宗教学校却自由地传教反对婚前性行为和避孕套。

英国的基督教组织抱怨,至少有十本用于教授性和恋爱关系的英国小学课本含有“显然不合时宜”的图片或说明。他们一篇名为《太多了,也太早了》的报告,批评了一本BBC的教科书,其中含有裸体男女的图片。报告还批评教学中包括了简短的关于双性恋,性交和口交的解说。

甚至直到2011年9月,法国还引发了一场关于性教育的争论。孩子们在新版的中学教科书里将会学到,一个人对性别的认知不止取决于基因还与社会有关。这个在社会上有广泛认知度的理论却遭到了天主教保守派政客的拒绝。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家长都希望能有一个安静平和的地方让孩子了解一些有关生殖的知识,而这些知识如果是在学校里讲述会很尴尬。也许一本书才是唯一优雅的解决之道。但是需要一本好书,一本美丽的书,如果这样的书存在,那我还没发现。

链接

一谈到性,荷兰在外的口碑就一直大大地不好。人人都知道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还有那儿已经合法化的卖淫行为。但是那的学校性教育却非常有名。四岁的孩子就要上小学了,这也就意味着他要在所谓的Lentekriebels计划周里开始上性教育课,Lentekriebels在荷兰语里是“春心荫动”或是“意乱情迷”的意思。在荷兰,性教育一直是学校课程很重要的一部分。荷兰一直有把家庭教育一并交给老师负责的传统,Lentekriebels就很符合这种传统。Lentekriebels是一个政府资助的项目,主要针对4到12岁的孩子。

孩子到了10岁就会把“要性,不要烦恼”这样的小册子带回家,里头都是介绍避孕药的用法。他的老师会和他谈论拥抱、友谊、田里新生的小羊羔,还有男孩女孩有什么不同。孕妇会去他班上,哺乳期的妈妈也会带着小婴儿去看他们。

真正意义上的性教育开始于1910年左右,到了1922年,美国一半以上的公共学校里都开设了生理卫生课程。

图文无关


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章

生活的强暴,是让你如钢铁般不屈地净扎,还是如钢铁般冥顽不化——成刚

2020-4-19 20:09:45

文章

清纯,众里寻“她”千百度

2020-6-9 23:54: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nb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