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扣

文/张冉 长安大学 大三

【壹】刚认识的时候,你对我,只会欺骗刚和你认识的时候,对你的印象差到了极点。高傲、冷漠是我对你的印象。我不认为男生这样很酷,会有很多女生追捧,相反,我认为这样的男生对人不屑一顾,令人讨厌。幸好,我们不常能碰到面,联系也只用扣扣可是……
可是,我是《MY》的社长,你是我的朋友小YO介绍来的社员。你不像我社里其他的男生,光说不练,你会写小说,会先给小YO看,然后再对我说:“社长,这是我的文章。”

《MY》是我们用来纪念青春的刊物,也是我未来的理想。我热爱文字,想与文字相伴一生,想办一本成功的杂志。我在努力,我在奋斗,我热爱文字的朋友们也在与我一同拼搏,也就是因为其中有你的一份力量,我开始包容你,纵容你。

有一期你写的小说我特别的喜欢,所以就在《M丫》里做了一期你的访谈专栏

这是我第一次单独和你在一起聊天,我问你:“你的小说是不是来源于生活?”

你回答的很干脆:“我写的都是别人的故事。”

我也很自然的就反驳了你,好像一个明知故问的孩子:“你骗人,那是你的故事。”我不是一个直接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直接的说出那样的话。

你只是笑了笑。我知道,我说对了,你不说话,也不希望我继续说下去。所以我闭口。因为在你的眼睛里,我看到的不止有悲伤,还有寂寞、有不甘、有挣扎更有希望!
从那天开始,我想帮你,特别的想。我想让你看到时间的美好无关爱情,只是同情。

我了解,如果你看到“同情”二字会倔强而坚定地对我说:“社长,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但是当时的我确实是在同情你。因为你文章里的情感是真的,所有向往美好的结局都是假的。假的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偶像剧中俗不可耐的情节

【贰】“社长”是你对我的称谓你也许不知道,我不想你总叫我“社长”,我想听你叫我的名字,哪怕是一次也好。可你对我的称呼只能是“社长”,即使现在我打开扣扣邮箱,里面的未读邮件名也是“社长,请过目指点”。

记得认识你的第一天,我问你:“男生要怎么样才能将女生当成朋友。”你回答的是“不知道。”

后来我们经常见不到,就只能用扣扣联系,每次聊天的时候,不论多晚多累,我都耐心听你和我诉苦我只想知道,你会用多久把我当成朋友,又会用多久能将现在的称呼改成我的名字可是知道现在,我听到的仍旧是“社长”。

记得有一次《MY》的稿子交不上来,我很沮丧,我在扣扣上看到哪个社员在线就会发一句“《MY》我不办了!”后来每个人的回复都是“……”但是你回复的却是:“就这样放弃了么?”

你也许不知道,当时我的眼泪就滑落了下来,那是我的理想,我坚持了三年的理想,这三年里,我付出的艰辛没人知道。你的这句话让我觉得你懂我,知道我每个月坚持办一个校刊不是因为我觉得好玩儿,而是因为理想。

我抹掉眼泪,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打出:“我的理想不能建立在别人的不情愿之上。”你说:“社长,我挺你,我的文章永远为你,为《M丫》而写。”

我自认为是个理性的人,不会轻易掉眼泪,可我看到你这样说,我真的很感动,感动到好不容易蒸发掉的眼泪,又一次涌了出来。

我说:“若然,谢谢,可是我现在很想哭。”

你应该笑了吧?好看的手指应该飞快而利索地打出逗我开心的话吧?你说:“理性的社长是不会哭的”若然,你不知道,我已经哭了,因为感动!我甚至觉得,一直不开心的是我,不是你;一直想让别人都快乐的是你,不是我。
那一天,我第一次觉得,你把我当成了好朋友。你也会像我其他的朋友那样叫我小衫,或是,衫衫但你没有,你跟过来的那句话仍旧是“社长,我会支持你的。”
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希望你说:“你不办了呀?那我就退社好了。”之后的每一次相遇也许你就会叫我的名字了。可我又怕,如果没有((M丫》你和我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至今仍在想,你让我叫你若然,却总叫我社长,你究竟知不知道我的名字?会不会像曾经我喜欢的男孩子一样忘记了我的姓名,问一句:“你是不是姓陈?”会不会也想他一样伤害我?若然,王若然
叫我的名字,真的那么难么?

【叁】我们的故事,似水流年
晚上总爱在网上闲逛,找好看的小说看看,在Q上,你叫我,告诉我你想要写一个长篇的小说让我帮你起个书名我想了想,回复了一个“躲在转角的幸福”,也许你并不知道我起这个名字是想让你知道,你的幸福其实就在不远处。
你看了犹豫了一会儿才发给我一句:“我不光写爱情,我要写我自己,写生活。”其实当时我想告诉你,幸福不一定来源于爱情,也可以有亲情和友情,但是你说你不喜欢,我就想要给你起一个更好的。
我开玩笑:“杨光的快乐生活么?那你就应该写若然的快乐生活”你不假思索地就回了一句:“别闹,我是特意找你,让你帮我想这个名字的。”别闹一就像小宠物在主人怀里不妥分的折腾,被主人宠溺的“警告”,又像情侣间,女孩在撒娇,男孩温柔的低语。情侣……原来同情已经不是我对你的感情了
“流年似水。”我想到了这样一个词就发了过去。 “好,就是这个!我要写的故事就叫《似水流年》!!!谢谢社长!”
社长,又是社长……王若然,你知道那一刻我有多讨厌你么?我把我写的长长的一句话全都删掉了,然后对着电脑发呆。但是没一会儿我还是没骨气的打给你:“若然,你写的文章我要看。”
你说:“你别看了,会毁眼睛的。”毁眼睛又如何?只是关于你的故事,我都想要看,我想知道,在你的世界里会不会有一个我。“我一定要看。”我坚定说完,就不等你再反驳,下线了。那是第一次,我比你提前离线。

【肆】我喜欢你,害怕失去你常去你的扣扣空间里看你的日志,每次都有几个熟悉的字眼,这几个字都是男生的名字,都是你的朋友,用你的话说,都是你的兄弟。我总是当个旁观者,看着你祝福他们,说着属于你们的共同话题,然后离开。在每次我祝福朋友的时候却总会写上你的名字,可是也许关于你的日志你一篇都没有看过
有时和小YO出门,聊到你时她会和我说;“小衫,我觉得你和若然很合适,你们为什么不在一起?”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掩饰心中的那一抹兴奋:“我没这想法,他也没这想法,怎么会在一起?”是你,你么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是你的社长。我没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朋友是一辈子的,若是情侣当不好,会错过一辈子。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就像我知道你不会看到这篇文章才敢这样大声地说出喜欢一样。
有一夭你和我说:“社长,你该去谈场恋爱。”
我自嘲的说:“我没人要啊。”你又说:“你就看准一个男的,上前拽住他的脖领子说,臭小子,我们谈恋爱吧。
但是我当时听你这么说,真的已经小背过气儿去了,我的性格在开朗也达不到如此“狂野”的地步。你看我小的开心又说:“社长,我看你最近心情不好,你笑了就好,不过让你放手去爱可是我的实话!”
呵,我知道,你逗我开心,只是因为当初我总逗你开心。但是,若然,爱和喜欢的区别就在于,爱是毫无顾忌的。我对你就只能是喜欢,因为我有顾虑,我怕我照顾不好你,怕我最终会伤
害你,怕……但我不怕你不喜欢我,我相信,我的这份喜欢一定会成为一个美丽的秘密我也同样相信,你最终会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伍】我们的结局
也许多年以后我的孩子看了这篇文章会问我:“妈妈,爸爸为什么不叫若然?”我会告诉他:“因为若然是妈妈年少时最喜欢的男孩子。”
最后
王若然,请你相信世间的美好。

图文无光 图/庄逸


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章

云端

2020-4-19 19:52:43

文章

生活的强暴,是让你如钢铁般不屈地净扎,还是如钢铁般冥顽不化——成刚

2020-4-19 20:09: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nb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