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一代

文/邓立婉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 大四

最近读的是许知远编的《单向街》MOOK系列,第一本《最愚蠢的一代?一一一互联网和物化,如何摧毁了一代人的头脑》它应该算是人文类记录、随笔、演讲词,什么样的东西都有一点。

我比较喜欢的是Nicholas Carr的那篇《Google把我们变蠢?》、梁文道的那篇《有梦想,但梦想是什么?))还有张钊维写的《一个录音带时代的告白》。 “……它表明了一种理念:智力是机械过程的产生,是一系列可以被分解、度量和优化的步骤在Google的世界,我们上网时步入的世界,并未给思考的模糊性留有空间台混并不是通往洞见的开始,而是要被修理的Bug。人类的大脑只是过时的电脑,它需要更快的处理器和更大的硬盘。”这是一丝夹在技术颂词中的不妥,对技术的迷恋总是会显得人太急切。L.S.Starvrianos在《全球通史》里说,社会进步相对于技术进步的滞后才是人类灾难的根源许知远、梁文道、李海鹏、张钊维们也许正是在这不协调中感到焦虑,想将人们从日复一日的匆忙中解救出来。

他们注定会集体怀念一个涂满纯白淡蓝色的时代,因为躺在草坪上,在诗歌、吉他声中成长的风尚已经过去。坐在电脑屏幕前、兜里揣着iPod的一代人遭遇的是瞬息万变、每个角落都向眼前涌来的世界,也许我们应该承认,这样的一代人会有不同的思维与情感方式。效率如此重要,谁会愿意花时间停留?文字信息的标题化构筑出一个足够宽广的平台,但同时也消解着读者品味深思的意愿。

我总是听我的朋友(我自己有时候也是)说我多忙我多忙,好像我们总是没有空。网络时代的人需要完成太多的任务,达到大多的目标,于是诞生了无数台任务处理器,社会的回馈与搞劳就是流水线式的娱乐刺激,也包括时尚品牌等人类自己制定出规则的游戏,它们让人乐此不疲。这些填充我们时间的东西,究竟对我们有什么提升、有什么意义、什么才叫做意义,这些问题在视野里总是清楚了
又模糊,模糊了又清楚。

可是,谁有时间?谁愿意停留下来思考?我不认为《单向街》的担忧和批评就一定正确,或是说在有共鸣之后就要站在他们的情感阵营中间,社会现象的评论总是开放式的,毕竟人人都有不同的立场不同的视角。我喜欢的是许知远等人进行这种实践的本身一一不论声音大小,不论听众多少,也要把自己的想法提供出来。作为一种有责任心的表现,它的确是能引发人的思考,于是《单向街》就有了让我去读的意义。

最后提一提选题。《单向街》总是会在封面上印出尖锐的名字,其实这也是一种勇气的表现要知道在今天,对消费和娱乐主义、对互联网提出诸“让我们变蠢”这样的思考,是很容易被打上“自傲”的标签的,面对让自己不适的意见,还去说理阐述,这多么麻烦多么不娱乐,还是用一个简单的“自傲”来回击,多么省事儿,多么痛快!同时,这又多么愚蠢。

图文无关 图/唐骁


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章

为了那将要消失的-摄影作品展《我最后的北京》

2020-4-19 19:38:32

文章

云端

2020-4-19 19:52: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nb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