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

文/胡悦 西南政法大学 大二

诗人叶赛宁说:“我辞别了我出世的屋子,离开了天蓝的俄罗斯。”我也离开了我的小镇,那里从此后只有冬夏,再无春秋。

有人说,一个笔者往往将自己的时光都封存于文字中,然后就可无畏岁月的流逝。那样的话,我多想也将记忆写成文字,一字一句,娓娓道尽,然后带着这份记忆里的温暖前往那些有明媚春秋的地方。

南方的小镇很安静,尤其是冬天。那种安静让你在冬日寒风吹过的街道上为小摊上点心温热的雾气驻足,让你在商业圈的一角蓦地停下,因为你能听见夕阳收了它最后一点光然后缓慢落下的声音。如果在那样的天气里在小镇里走一段或长或短的路,你就会发现,这里太小,小到只有孤单的主干道和曲折蜿蜒的小路,而那些小路,走着走着就会到达同一个地方。

有一个冬天我突发奇想地报了一个补习班,当时觉得它离家的距离那么远,每天走尽了城南到城北的漫漫长路。现在发现那仅是闲暇时可步行、赶时间时踩自行车的一条短路。那个冬天记忆里经常起雾,早上天地白茫茫一片,在上午浓雾又极快的散去,随后整天都变得干冷。那个补习班在一个老旧的小区里,学生歪歪扭扭放置的自行车旁有杂乱枯槁的草,一放学就能看见干净的天与夕阳略带温和的光。可能是一下午的补课过于无聊,只要抬眼看见那样纯净的天我就很高兴,好像初冬傍晚尚有余温的阳光和天空是世间最合适的搭配。可能是小镇的环境感染了我,看似莽撞作出的补课决定就和曲折小路一样,最终通向一个开阔的地方。

不久我妈妈开始来补习班接我,虽然我一直不懂为什么天气越冷她越是执着地要来接,但我的温暖随着她的到来又在无形中增加了一些。我会带着厚厚的手套挽住她的胳膊,然后慢慢走回家。深冬里的夕阳好像是没有温度的,一切温度都已被风带走。好在还有光,就算夕阳颜色变为浅黄,就算消失的速度越来越快,那些光还是大片大片落下来。这一点,云永远无法做到,它只能遮掩却不能让阴影那么大片地投下来,更不用说,像光一样,直直投入你的心间。

那段时间我正在读八月长安的《你好,旧时光》,一本细细讲述着时间的长书,很映衬当时的季节与我的心情,好像这个世界任意一个角落都有令人动容的故事,不经意的一段话就能让我们停住脚步。书里的主角余周周悄悄跟在好友身后走了一路,在远处踮着脚张望那个女孩的家——美香小卖铺,那里时常传来打骂的声音,她看见好友在父母的呵斥下低头干活,眼里的卑微胆怯一如她们初次相见。而余周周的好友,名为辛美香。那对脾气暴躁责骂不断的父母在用女儿的名字作为小店名字时内心是怎样心情?余周周想,一定也是温柔的吧,或许还带着他们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希望。那一刻,她想起她那经常穿着黑色毛衣柔柔笑的妈妈,她忽然觉得自己无比幸运,父母对子女的爱最初都是温柔的,倾尽温暖,但不是所有的父母都能在那样长的时光中坚持下来。那么她多想谢谢她的妈妈,这么多年,从未改变。我亦然。

下补习课后和妈妈一起走回家的路上,有一段铺满粗糙石板的小道,大小摊点都在夕阳余光下摆出自己新出炉的点心。每次走到那里,我都很高兴,谁都无法拒绝那寒风中的温暖。我妈妈也会开心地给我买各种小吃,像一个孩子一样认真地帮我挑选口味,然后同样认真地说:“这个好像更好吃。”我知道时光会让爱变得苦涩无味,所以当我看到余周周的妈妈弯腰帮她用牛皮纸包书时才会觉得那么珍贵,当我想起那时路上我妈妈不停让我尝尝她的那份点心时我也多想说,谢谢你在时光中的坚持与不放弃,在每一个呵气成冰的季节里,给了我那么多温暖。 我很久没看过黄昏了,在这个冬日阴冷的城市里。可我想在下次这里天气放晴的时候,给你打一通好长好长的电话,天南地北,东拉西扯,然后呆呆地站着看一下阳光,欢快地告诉你我一直都感到很温暖,哪怕离开了那个有着冬日艳阳天的小镇。

图文无关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忱品 图/ irene


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章

我还记得那回眸

2020-4-19 19:20:15

文章

为了那将要消失的-摄影作品展《我最后的北京》

2020-4-19 19:38:3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nb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