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故事还没完

文/潘冰清 中国传媒大学 大二

‘伸手入空,拼命挣扎欲够手去远方,眼前的你似乎已记不起我的模样。一如初见。’
夏天真是个让人厌倦烦躁的季节,雨还在下,糟糕到大家都在这个季节分别。我俯视楼下来往的人,狼狈着匆忙。手指无意识得反复摩擦书页,指腹上流连的白色印记,便似孩童手中那颗惊扰了池水的石头,终归会恢复原样。

‘我一直在想象,想象和你的以后。’
“你在啊。”方晓走到我面前,亲密的揉揉我的头,“突然下雨,还怕你在外面淋着,刚才叫你你也没应我,还以为你不在。”
我看着方晓,他的下巴上有些刚冒的胡茬,几滴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的液体,将头发乖巧得训服在脸颊。或许是我的长时间不说话,让他有些许的不安,视线有些飘忽,小心翼翼的观察我的表情。

“方晓,我觉得我没救了。”
方晓一直都知道我的故事,我只不过是单恋,像一切少女的怀春那样,奋不顾身,到现在也不过如此,只是多了些许的神经质。
‘想象以后,穿着家居睡衣,一定要是情侣的,反正反正,我的一定要比你的好看。’

他是整个学校的女生都爱到不行的男神,用方晓的话说,他们男生就看不惯我们这些女生花痴的样子。
觉得配不上,生怕爱他太明显,又怕看不见。
想想自己挺傻的,去他身边的人那边调查、询问;为了一次次的偶遇煞费苦心;报能与他共事的社团;无数次拿捏反复推敲和他说的话,到头来只是一句“嗨”就没有然后……
后来,他的成功,他的失败,他的微笑感动、喜怒哀乐都不是因为我,我一直知道这段感情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心甘情愿,甚至不敢说出的喜欢,就断了。
‘我们牵着手,去楼下散步,旁边有一只大狗。’
毕业的那个晚上,那次是第一次喝酒,在老街的排挡,一个人喝得天昏地暗,那时觉得自己像个女骑士又像个女逃兵,用那段最美的时光,守护着心中仰望的王子,却又爱在心口难开。后来方晓说,看见我用一夫当关的气势喝酒,白的啤的不要钱一样灌,就冲上来陪我一起喝了,然后两个人像傻逼一样躺在地上。
‘可是,如果我们没能在一起,这些就都是我的想象,我想问问,能不能参加你的婚礼。’
后来方晓陪我一起离开了那座城市。
有一天,一个老太太找到了我。
“我是方晓的母亲,如果你不喜欢我儿子,我希望你以后和他保持距离,让他过自己的人生。”
‘如果因为我,你变得不幸;不如没有我,你自己幸福。’
原来……
我跑去找方晓,他还站在那里,一如初见。
原来我们的故事还没完,在被岁月缱绻的时光里,他是我的软肋,而你一直在做我的铠甲。
‘我以为我们最后是在彼此的世界里相安无事,我知道你怕痒怕虫子怕打针,你却不知道,我最怕的,是没有娶到你。’
方晓放下手中的日记本,低头看着蜷缩在他怀中的我,抚摸着我的头发。
‘最怕,最后不是你。’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沐田摄影工作室 by 摄影师MAX


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章

梦回愁对一灯昏

2020-4-18 23:27:00

文章

我还记得那回眸

2020-4-19 19:20:1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nb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