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

究竟什么是成长?我好像没有办法用言语去形容,似乎,时间一天天一年年过去,我们就从襁褓里柔弱稚嫩的婴儿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真的,非要说,那大概是——野蛮的。

生长,大约就是野蛮的。

我们在降生的那一刻,用啼哭,响亮地告诉世界“我们来了”。然后改变父母的世界,乃至影响着周围人们的世界,一路哭着笑着倔强着,生命不止,野蛮的脚印不止。

假小子女学霸炼成记

5岁

学前班。

假小子,调皮淘气到不行。

周六,上了小学的哥哥姐姐们都在家里玩,而我却不得不去学校上课。心中愤懑不得发泄,课间便跑到小花园里破坏花草,一个转身竟发现学校后门没锁!窃喜,悄悄溜了出去。上课铃响起,教室里却少了一个小朋友;这可着实急坏了老师,连忙集合了学校大量的老师开始全校搜寻我的踪迹。而回到家的我并没有想到会导致这么严重的后果,只顾着玩,甚至在父母询问的时候撒谎说今天提早放学了。

7岁

一年级。

开始留长发。每天梳着滑稽可笑的冲天羊角辫。

一点点变文静,学着乖巧地坐、学着弹钢琴、学着绕口的英语。

10岁

四年级。

大约是生命里最重要的转折点。

那一年,胆小的我开始自信开始勇敢开始表现自己。

语文课。《猫》。也许是课前准备得充分了,也许是脑子发热了,突然就举起了手发言。原来啊,在全班同学面前发言也不是很难嘛!原来老师的问题我也是可以回答出正确答案的嘛!原来这感觉是这么好!爱上学习,爱上发言,爱上表现自我。

13岁

初一。

入学分班考的结果出来了,找到自己将要就读的班级报名。

“老师。”

“那张纸上看一下自己的学号序号。”

“嗯。1号,老师。”

“你是1号?入学考三科全满分?”

“嗯。”

“加油噢,老师看好你。”

这大约是第一次被算作优等生。一种莫名其妙的骄傲与自豪,衍化为后来不曾泯灭的热血,一直努力一直前进。

15岁

初三。

叛逆期。

忘记是从哪一天起,突然就觉得父母是那么不顺眼,特别不愿意听父母说话,甚至不愿意跟他们打招呼。整一年的时间,读自己的书,睡自己的觉。家,似乎不再是家。每天回去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踏足厨房客厅,不吃饭不看电视不玩电脑,不愿意和他们的生活产生任何交集。好像这个世界只有自己。

18岁

高三。

要高考了。

走在校园里,抱着课本,很平和的心情。大约是因为知道,知道自己的前方,所以努力也很幸福。

20岁

澳洲。

在留学生堆里,开心爽朗地笑。

在课堂上,和白人老师争论课题。

在陌生的国度,为自己的未来努力。

天空晴朗着,明天很美好。

任性的热血设计师成长轨道史

5岁

那个时候我特别爱画画,家里的墙上都是我画的“抽象主义”作品。

于是,妈妈开始在周末送我去学画画了。

7岁

一直没间断过学画画,一开始内心充满新鲜感,

慢慢到后来,屁股还没坐热,我就抬头望着窗外想往外逃

每次回家妈妈还要逼我画画,于是我故意把盒子里的画笔都掰成一段一段的。

妈妈发现了,我很害怕,我跟她说是隔壁桌小新干的

10岁

我无聊的时候,就在房间里画裙子。

虽然画的不像样子,可我还是画了一张又一张… …

我画的手抄报每次都能被贴在教室后面展览,于是每次我都很用心画为了得到老师的表扬

13岁

来到新学校新班级,我无比兴奋!

在开学自我介绍的时候 我就介绍自己:… …我的特长是画画……

于是,我画了三年黑板报

请叫我“黑板报专业户”!

16岁

我把杂志上中意的服装都剪了下来黏在我的“私家vogue”里,慢慢积成了厚厚一本。

每次压力大的时候,我就开开贴贴剪剪,找回内心的平静。

梦想的芽儿也越长越大

有时候,我做梦都会笑出来,因为我梦到我走在一场时装秀的T台上,那场秀竟然属于我!!!

18岁

为了艺考,我在画室待了足足三个月。

握画笔握到肌肉僵硬/每天洗下来一身颜料/不见日出日落的日子 真TM不是人过的!

幸好考上了 我深深亲吻了我的画板和我的梦想

20岁

我如愿读了服装设计专业

我还参加了一个的工作室,有时候也会熬个通宵做设计。

偶尔散步时,心里会暗想:我应该算是一名准设计师了吧……

下一站,在哪?

我抬头望向亿万光年外的太阳

一个浪荡不羁爱自由的程序猿的成长路线

5岁

不知从哪里找来了跟木棍,这里敲敲那里敲敲,发现还是敲玻璃的声音比较好听,“当当当”的,于是就敲破了家里所有的玻璃。爸妈回家后吓了一跳,还以为遭贼了,然而我手中的木棍说明了一切。于是挨了平生第一顿打。

7岁

第一天上学,好开心。但是傻坐在椅子上听课好无聊哦。于是就走出去玩了。语文老师气急败坏地把我抓了回来。坐了10分钟,又趁她不注意溜了出去,然后又被抓了回来,被命令站在教室后面反思。想不出来反思什么,开始在黑板报上乱画,等老师发现的时候黑板报已经糊了,老师哭了。

12岁

女生好讨厌哦,总是爱打小报告。好不容易等到夏天,她们终于穿裙子了。于是一把把花裙子掀了起来,真过瘾了。然后那个女生哭着去告诉老师了,老师把爸爸叫过来了。爸爸很不开心,回家后我挨了平生第二顿打。

14岁

第一次接触到电脑,把本机游戏全部玩了个遍,惊叹世界上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那这些游戏是怎么来的呢?爸爸说是有人把他们写出来的,我也想成为能写出好玩程序的人!

17岁

我用自己编的程序黑了学校的系统,成就感爆棚,还顺便改掉了自己不及格的成绩,但是后来还是被发现了。老师很生气,给我记了大过,还把我不及格的成绩改了回来。爸爸威胁我:再不学好就把我的电脑没收。

18岁

喜欢上学霸女神,第一次发现女生可以这么可爱,于是开始改过自新,想要成为能和她并肩而立的人。高三一年就没有碰过电脑,拼命刷题,累了就想想女神可爱的笑脸。

20岁

虽然最后还是没有考上女神所在的学校,但是已经不遗憾了,因为这份爱恋,自己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在大学里终于能把自己的才华发挥出来了,还在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中获了奖。

大约这就是成长吧。

蓬勃的近乎野蛮的生命力,一点一滴的积累,打造独一无二的自己。

野蛮的有种不一样味道的,不在意是否达到世俗眼中的“优秀”抑或“成功”,没有成为“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也没有关系,因为我们知道啊,这就是自己啊。

生如夏花般灿烂的我们的野蛮的生长。


版权归作者所有  
剧情

差点夺走《寄生虫》的金棕榈大奖,它的每帧都是屏保

2020-1-1 23:22:10

文章

唯美玻璃门

2019-10-20 8:59:5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nb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