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耳朵参演最新美剧《好莱坞》:来喝一碗高浓度的美式鸡汤

谈到“好莱坞”,你会想到什么?

本文已获得转载授权 作者:白告先生

谈到“好莱坞”,你会想到什么?

群雄逐鹿、纸醉金迷、一夜成名、潜规则、影届标杆……每个人对好莱坞都有自己的理解。在我们的脑海中里,似乎总有上世纪中带着一点复古风,一点爵士的背景音乐,一个追梦的故事。

这次,我们不谈昆汀导演的《好莱坞往事》,把视线转到网飞在5月1日于美国最新上映的7集新剧,被称为『给 1940s 黄金年代好莱坞的一封情书』的《好莱坞》。

01 正 鸡汤满满

在好莱坞,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在《好莱坞》,它会告诉你,你永远不知道爬上床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时间切回到二战后,一群颇有抱负的演员和电影制作人不惜一切代价,努力在好莱坞一步一步取得成功。

你能看到一个怀揣梦想零演技的小白,最终拿到奥斯卡提名;

你能看到黑人+男同的双重身份力排众议,最终在好莱坞迎来自己的写作春天;

你能看到被定义为家庭主妇的女人成为女老板,创造票房奇迹;

你能看到亚洲面孔不再仅仅为了电影的东方美而被需要;

你能在很短时间内,感受到种族歧视、性少数群体歧视、性别不等等大问题的“正确讨论”。

剧集中过度简化的社会矛盾,加上过于理想化的剧情,不得不让整部作品显得稚嫩。但谁也不会否认,美国恐怖故事导演瑞恩·墨菲的这一个作品是一部绝佳的意淫爽剧。

02 乱 即为秩序

如果将你的梦想建成一座岛屿,你想象过它会是什么模样?

在好莱坞的一座汽车加油站,即便是路过的大咖也会元气满满地对工作人员说一声:“Dreamland.”

梦想这个词,在好莱坞并不少见。甚至当你在街角的咖啡厅里遇到打工仔,他都会两眼放光的告诉你,他是个演员。目前的工作只是维持生计。

Jack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作为二战的退伍士兵, Jack想要实现自己的演员梦。可每天到Ace工作室(大厂)门口和数百人争夺寥寥几个群演位时,屡次败下阵来。

迫于生计的他在酒吧被别人盯上,原来是加油站的老板。后来他来到加油站做一份临时工。

他不知道的是,表面上这是一个加油站,实际上老板招募的员工都是年轻好看的“男妓”,而当来往加油的顾客们不约而同地喊出“梦想岛”时,就是他们的生意来临之时。

往来的顾客,或许就是曾经在大荧幕前的佼佼者,亦或需是造星背后的权贵。

这样的交易,有了第一次就会有一万次。Jack虽然有已怀孕的老婆,但为了梦想只能负重前行。

之后,当他和顾客们接触时,才发现原来这个圈子如此地露骨。

比如老板接到了一个“大单”,行业里的权贵周末在自己大house举办大party。而加油站男工们,则过去为大佬们提供“服务”。

在现场,没有人觉得羞涩。所有的大咖们都心照不宣地展示着最真实的自己。

我们熟悉的“谢耳朵”,就是以这样真实的“曼妙舞姿”出现在荧幕前的。

作为经纪人,他挑选的艺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给他提供“服务”。

而那些因为梦来到这片乐土的人,几乎都需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真正达成自己的梦想。

就像Jack曾经被提醒的一句一样:“在这里,和你一样拥有漂亮脸蛋的人不计其数,你以为自己是通过什么方式胜出的?”

现实生活中不也如此吗?

比如,你一定不陌生这位:韦恩斯坦。

他领导的米拉麦克斯公司制作和发行了大量经典电影,也为他赢得了“现代电影的挽救者”的美誉。

然而,2017年10月,哈佛大学撤回了曾于2014年授予哈维·韦恩斯坦的W.E.B.杜波斯奖章。

因为性侵。

实际上,可能这早已是行业里照本不宣的规则而已(甚至连潜规则这三个都不算),只是对于大众而言,好莱坞的一块大遮羞布被掀开了。

对于这些大老板、大导演、大演员……当他们收获了自己想要的“梦想”时,还有什么能持续维持他们的“阈值”?或许这个世界,对于“性”的渴望是永远不会被磨灭的。

他们的手上掌握了丰富的性资源,穷极一生爬到高位,为何自己还要维持一个“正人君子”模样,不去面对自己的本真?

剧中提到的洛克·哈德森也是真实人物。

一方面哈德森是金球奖得主,身高一米九,好莱坞银幕的完美英俊男,连续7年被观众选为“最具男子汉气概的演员”,另一方面却不断参加各种淫趴,直到艾滋病病危,对外公布自己同性恋和艾滋病的消息,美国人才认知到艾滋病这个新名词,而他成为美国第一个死于艾滋病的名人,艾滋病开始在美国得到广泛关注。

或许,每个人只是活在了一个有条件的阈值函数里。等潘多拉之盒打开之时,很难有人独善其身。

03 真 谈何容易

实际上,剧中也有“老好人”。

Ace Studio的制片人Dick,穷极一生几乎没有什么绯闻。

当年轻男演员Rock被其经纪人谢耳朵指示企图以身相许时,面对肉体Dick岿然不动。

随后,Dick道出了真相:“穷极一生,我都一直是一个好人。但这也意味着,我不能做真实的自己。”

在那个年代,因为这种真实(同性恋),Dick会丢失工作。

这种寂寞年复一年:

而年老的Dick此时看到白纸新人Rock,想起了当年的自己。他觉得Rock也只不过是在扮演他人设定好的一种人设罢了。

遗憾的是,Dick在这种伪装中,最终迷失自己。而当初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在自己的脑海里彻底消失。

“Don’t become me, Roy.”Roy是Rock的真名。而他也对Dick回了一句“你大概是我在好莱坞见到的第一个好人了。”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矛盾。

我们不看离我们很远的娱乐圈,拉近来看《我是余欢水》中的梁安妮。从当初一个稚嫩的有梦想的姑娘,到最后看透世事,只能惨被社会蹂躏的蛇蝎美人,做真我是有代价的,有的时候是杀死梦想的代价。

剧中的Dick,在死之前终于有勇气踏进Gay Bar,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并在遗嘱中公开了这一切。

现实生活中,为了融入一个圈子,总有入局者得学会牺牲。所有荧幕前的美好,都不如一场床戏来得真实。

不过,那些享受纸醉金迷的人就一定快乐吗?

镜头前的谢耳朵,用天赋爬到顶端,享受着自己可以享受的一切,调戏男演员,和黑手党有联系,不惧记者的偷拍,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可有一天,他也会觉得这一切,“虚无”。

当我们享受着,我们对欲望的期待也不断提高。终有一天,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刺激到你的神经。而这一天之后的每一天,你的寻欢作乐,都是无色无味的。

你看,做真实的自我也会有无声的痛苦。或许这一生的本质,就是从一个痛苦圈逃离时,又跌入了另一个痛苦深渊。而短暂的逃离路上,才是让我们感受到“快乐”的意义吧。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9630569/answer/1222733002

热门

“看了1000部电影,我终于「误杀」了一个人”

2019-12-27 23:49:17

经典

豆瓣9.5的高分佳片:纵使在悲惨的世界,也要勇敢地大笑!

2020-1-11 16:58: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nbn